没有家的人,以为在外能寻到依靠,以为一样的人多了,聚起来也能成为一个家。不过早晚会走到这一天,幻想迎来破灭,于是就痛苦地呐喊。可惜根本没人听的到,流亡的人依旧要继续漂泊,致死方休。